您现在的位置:莱阳教育>> 古今中外

周恩来临终前对邓小平说的最后一句话

作者:张佐良 时间:2014年01月07日 点击数: 出处:周恩来保健医生回忆 编辑:admin

    周恩来,已经病得不成样子了。他身上的毒瘤每时每刻都在消耗掉他体内的营养物质、噬啮掉他的肌肤。此时看来,尽管他的头脑清晰,思维敏捷,但见他已 经明显地消瘦了,面部不再丰腴红润。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理发,看到的只是白发多黑发少,头发更加稀疏了;胡子拉碴的样子,若是几个月没有同他见过面的熟 人,一旦看见他,会吓一跳。

  周恩来临进手术室之前,医生已经给他使用了“麻醉前药品”,主要是镇静剂与止痛剂。这些药物本会引起无力和困倦。但周恩来却仍能坚持伏案写了近 一个小时,亲自将密封好的函件交给邓颖超转呈毛泽东,可见这件事情在他心目中的分量,其重要意义非同一般。这就是前面交代过的关于所谓“伍豪事件”的材 料。

  我们听到电铃声,立即将平车推到周恩来床边,大家扶他躺到平车上,给他盖上薄被子。我在周恩来头侧,便于听他说话—我想此时,周恩来要说的话必 定跟治病有关。比如,他临时提出什么问题或要求,我可以解释或转达。我向前推车,警卫员在脚侧拉车。我们缓缓地将平车推向走廊。

  这时,吴阶平和几位专家、医生及护士到走廊里来迎接总理进手术室。其他人员站在走廊两侧,以紧张、激动、担心及不安的心情,目送周恩来走向手术室,祝他平安。这时,中央领导人也从会客室来到平车旁看望总理,请他放心,祝他手术顺利。

  当平车行进到距离手术室门口大约几米远处,周恩来忽然微微地向右边侧过头去,以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问道:“小平同志在哪儿?请他过来一下。”

  “小平同志,总理请您过来。”我即高声向后面传话。

  邓小平的听力向来不大好,经后面人转告,他急走几步,来到周恩来平车右侧。周恩来一见到邓小平,立刻从被子里哆哆嗦嗦伸出手来,用他仅有的气力握住邓小平的手。“小平同志,你这一年多来的工作证明,你比我强得多!”

  显然,周恩来的这句话并不是只讲给邓小平听的,更主要的是说给王洪文、张春桥之流听的。

  这一句话,是年届八旬高龄的周恩来在得知自己的病情非常严重,到了药石不医、来日无多的最后阶段,生命的历程已是不会很长了的时刻,作此非凡之 举。像他那样具有丰富阅历、智慧、地位和事业心极重的领袖人物,在这种情况下,他在每一次进手术室前,无论是作检查或是手术治疗,他都会理智地考虑到能否 过得了这一关,再顺利地从手术室里出来。这也是绝对正常的心理状态。

  所以,他在这次进手术室之前,为了党的事业、人民的利益,为他在青年时代立下的“为中华之崛起”的宏愿,经过深思熟虑后,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,不顾一切地再一次向党中央表明自己坚定地支持邓小平的决心,以及他对邓小平的深情、厚望与重托。这当然亦是周恩来最后的嘱托。

  邓小平听罢周恩来的话,面部神情严肃而带激动,他紧紧地握了一下周恩来的手,未说什么话。

  邓小平是一位著名的军事家,也是一位老练的政治家,平常少言寡语,外表不露声色,其实他成竹在胸,人说“小平肚里百万兵”嘛。他静静地站在一旁,向周恩来挥手致意,含泪目送周恩来进了手术室,祝他一路平安!

  专家们都担心周恩来不要在临进手术室前,因过分激动,而发生节外生枝的事,故催促他快些进手术室。我们推着平车,加快速度朝手术室方向去。当平 车往手术室门里拐弯时,我向右侧过头去,见到邓小平眼里含着泪水站在那里,嘴巴在微微翕动着,我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,大概是向周恩来祝福吧。

  周恩来在临进手术室之前,以如此激动的情绪说了这几句铿锵有力的话,显然是他在思想上早已准备好了的,是专门说给张春桥他们听的。因为,那时的“四人帮”正在全国上下大造声势,企图掀起一股“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”的浪潮,其目的就是要打倒邓小平。

  重病中的周恩来说:“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我的脸上打叉叉!”

  恶性肿瘤病人的死亡率很高,至今仍未见有多大改观,但膀胱癌的恶性程度并不很高。从全身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来看,膀胱癌的发病率也不高。据有关医 学统计资料表明,其发病率与全身其他恶性肿瘤相比,还不到2%。可是,就这个区区不足2%比例的膀胱癌,偏偏摊在周恩来的身上。前面说到膀胱癌的恶性程度 并不高,那是指最常见的“膀胱移行上皮细胞癌”。周恩来开头患的也是“膀胱移行上皮细胞癌”,可到了1975年8月,它却“恶变”为“膀胱鳞状细胞癌”, 这是膀胱癌中恶性程度最厉害的一种!又偏偏落在周总理身上,这究竟是为什么?谁亦说不清道不明,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。

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