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莱阳教育>> 家校互动>> 学生天地

那双苍老的眼睛

作者:宋歌 指导教师:徐文萍 时间:2014年06月30日 点击数: 出处: 编辑:wlzxlxl

 

爷爷的妈妈,是老奶奶。

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大山里的那段日子,印象最深的除了爷爷奶奶,就是老奶奶了。老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过世了,老奶奶孤独地生活了十几年,她有三个孩子。

记忆里,老奶奶个子不高,常年佝偻着腰,身上总是穿着大襟褂子。头发花白,用一个褪了色的发箍箍着。嘴巴瘪瘪的,笑起来嘴唇咧得开开的。脸颊略肥,透出老年人的“福相”。

老奶奶应该是个和蔼随和的人吧,别人说什么,她都“好好”地应着。她家地势高,我每次爬上山去找她,她都会笑着把我搂进怀里,用粗糙带着老茧的手抚摸我。拉着我走进那个灰暗的小屋里,把她舍不得吃的桃酥、水果什么的塞给我,我会非常开心。她呢,这时候也会停下手中永远不知哪来的那么多活计,眯起那双苍老的、几乎被皱纹堆进去的小眼睛,一别满足的样子看着我大嚼美味。

前几年,她的身体渐渐衰弱下去,于是轮流在儿子家住。我偶尔回家看到她,还能颠着小脚捡拾柴禾。但去年春节,爷爷突然打电话来——老奶奶快不行了。我们赶紧回老家。

老奶奶躺在炕上,裹了几层的衣被,我已经完全不认识她了。她的脸黄瘦而干,头发凌乱地散着,眼睛混浊地半眯着,毫无生气。奶奶把被子撩起来给我们看:干瘦如柴的腿上长满了脓泡……我赶紧别过脸去。

“怕是……活不过这几天了。”奶奶道。

怎么会这样?我一下子坐在椅子上,因为时间而冲淡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:她抱着我,她朝我笑,她给我桃酥,她在炊烟里摘下头巾,她看着我时笑眯眯的眼神儿……

我突然觉得很愧疚,我也曾嫌她痴呆了,嫌她吃饭掉一桌子,嫌她身上的“老人味儿”,在她尚能下地自己没能陪她多说说话,没能多搀搀她,没能……现在……

该回家了,一种有什么事儿没做的愧疚感始终压抑着我……

我应该表达点什么。我转过身,朝老奶奶的房间一阵风儿似的跑去。我走近炕头,一股老年人具有的闷臭气味朝我迎面扑来,我忍住恶心,伸手帮她捋了捋头发,整理整理她的衣服、枕头,又替她拉好了被子,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:“老奶奶,再见,我走了。”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她,眼睛居然慢慢地睁开了一条缝儿,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:“唉,再见。”我又看到了那双苍老的眼睛,虽然已混浊无比,但那么安详,那么满足,它在诉说着什么?一生的坎坷?对孩子们无尽的爱?对生活的依依不舍?

老奶奶在我们离开的三天后去世了,我因上学没能参加她的葬礼,然而老奶奶弥留之际的那双眼睛,让我依然念念不忘。

我依然有些愧疚,那双苍老的眼睛,成为我心中一块不能修补的痛处。

教师点评:文章对老奶奶人物描写细致,抓住写出了老人的特点和对你的爱。

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